凱莉‧馬格拉斯是在一個潮溼的八月天失蹤的,至今已經過了整整十四個月。史崔德在腦子裡一再重建她失蹤那天晚上的情景,幾乎可以看到當時發生的情節如電影般在眼前播放。他一閉上眼睛,就會清晰地看到她的影像,甚至看到她嘴角的雀斑和左耳上的三個耳環。他會聽到她的笑聲,就和那捲看了一百次的生日影片上聽到的笑聲一模一樣。她的模樣在他心中如此鮮明,彷彿還活在這世上。

 

但他知道她已經死了。在他心中活蹦亂跳的女孩現在已經躺在地底,任蟲蛀咬。她的屍體大概被埋在警察沒有搜查到的荒郊野外。史崔德只想知道是誰殺了她,又是為了什麼樣的理由。

 

現在,又有一個女孩失蹤了。

 

車子停在交通號誌前,他望了一下車窗上的倒影,看到自己的一雙暗棕色眼睛。海盜的眼睛--辛蒂曾這樣嘲笑他--黑暗、警覺而熱情。然而現在卻不同了。怪獸抓走了凱莉,而在幾乎同一個時期,辛蒂也被另一種怪獸抓走。悲劇澆熄了他眼底的熱情,也讓他感覺蒼老許多。他看到自己的臉凋零而醜陋,額頭上布滿了皺紋,黑白摻雜的短髮蓬鬆凌亂。他才四十一歲,卻覺得自己彷彿已經五十歲了。

 

史崔德開著他沾滿汙泥的Bronco汽車,來到大學附近的老社區。葛蘭和艾蜜莉‧史東納就住在這裡。他已經有心理準備--現在時間是星期六晚上十一點,通常在這段時間,街上應該是一片死寂,然而這天晚上卻不同。巡邏警車閃爍的車燈和電視製作小組的白色聚光燈照亮了整條街道,鄰居們也都站在自家的草坪上監視耳語。史崔德聽到警用收音機發出不協調的噪音。

 

制服警察拉起警戒線,不讓記者們接近史東納家。史崔德將車子停在一輛警車旁,記者們立刻蜂擁而上,使他幾乎無法打開車門。他搖搖頭,以手遮住眼睛上方。刺眼的鎂光燈讓他不得不瞇起眼睛。

 

「拜託,別來煩我。」

 

他推開記者向前走,但一名男子擋住了他的去路,並對隨行的攝影師示意。

 

「史崔德,這是一起連續殺人事件吧?」雀鳥芬奇以霧笛般流暢低沉的聲音問道。他的真名是傑伊‧芬奇,但明尼蘇達州的每個人都叫他雀鳥。他從前是一名籃球明星,現在則在明尼阿波里斯市的電視台當脫口秀節目的主持人。

 

史崔德的身材只有六呎多一點的高度,必須抬起頭才能仰望對方兇狠的表情。雀鳥長得很高,至少有六呎七,打扮無可挑剔,穿著雙排扣的深藍色套裝,袖扣在他白色的袖子上閃閃發光。史崔德看到他握著麥克風的大手上戴著一只戒指。

 

「你穿這麼漂亮的套裝,是剛聽完歌劇回來嗎?」

 

記者群中發出笑聲。雀鳥漆黑的眼睛瞪著史崔德,聚光燈反射在他黑亮的光頭上。

 

「警長,這座城市裡有個專門誘拐年輕女孩的變態。去年你說警方會還給社會一個公道,可是這個諾言還沒有實現。別忘了,這裡的每一個家庭都在等你實現諾言。」

 

「你如果要競選,去找別的場合發表演說吧。」史崔德從牛仔褲口袋裡掏出警徽,亮在雀鳥面前,另一隻手則擋住攝影機的鏡頭。「別擋我的路。」

 

雀鳥不情願地退開了。史崔德推開成群的記者走向前。記者們仍跟在他身後高聲質問。他走上人行道,彎下腰通過臨時搭起的警示用黃帶,接著便向距離最近的警察招手示意。這是一名二十二歲左右的年輕紅髮員警,他看到史崔德揮手便立刻跑過來。

 

「什麼事?」

 

史崔德彎身在他耳邊低語:「你設法讓那群混帳離遠一點。」

 

年輕員警露出笑容。「沒問題。」

 

史崔德走到史東納家修剪整齊的草坪中央。他看到瑪姬‧貝正在對幾名制服員警下達指令,便揮手招呼她。她是史崔德領導的偵緝組的巡佐,身材嬌小,即使穿著兩吋高的靴子,高度仍幾乎不到五呎。其他警察都比她高出一、兩個頭,卻得乖乖聽從她的指示。

 

史東納家位在小徑盡頭,被一棵剛褪下樹葉的橡樹遮蔽。房子是一九二○年代建造的,採用堅固的磚塊與松木作為建材,以應付明尼蘇達州的嚴冬。一條彎曲的步道從街道通向雄偉的正門。房子的東側下方是一處樹木茂密的山谷,山谷旁則是可停放兩台車的獨立車庫。一台亮紅色的Volkswagen甲蟲車停在車庫前方。

 

這是蕾雪兒的車--血蟲。

 

「歡迎光臨,老大。」

 

史崔德看了瑪姬一眼。兩人此刻都站在草坪上。

 

瑪姬烏黑的頭髮剪成碗形,齊眉的瀏海覆蓋額頭,身材嬌小像個中國娃娃。她的漂亮臉蛋表情相當豐富,有一雙閃亮的杏眼和金黃色的肌膚。她在Gap的白衫上穿了一件酒紅色的皮夾克,下半身則穿著一條黑色童裝牛仔褲。瑪姬總是打扮時髦,相對地,史崔德從不花太多錢在衣服上。他那雙補了好幾次的牛仔靴是他很久以前剛到偵緝小組的時候買的,破破爛爛的牛仔褲也已經有九年的歷史,硬幣放在口袋裡便會從破孔掉下去。他身上的皮夾克同樣歷經滄桑,袖子上有一個子彈穿的孔,剛好和他健壯的手臂上的槍傷吻合。

 

史崔德將視線轉向房子正面的窗戶,看到一個男人手拿著玻璃杯走進後方的房間。杯子反射著吊燈的燈光,像是傳送訊息的鏡子。

 

「有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史崔德問。

 

「沒什麼新的進展。」瑪姬回答:「蕾雪兒‧迪斯,十七歲,杜魯斯高中三年級。根據那個大男孩--凱文--的說法,他星期五晚上十點看到蕾雪兒開車離開運河公園,後來就再也沒有人看到她了。她的車停在停車場前,可是沒有人看到她開車回家,或是跟其他人離開這裡。她是在兩天前失蹤的。」

史崔德點點頭。他看了一眼蕾雪兒的車子,數名員警正在搜索車內。這台車子相當可愛,不太可能會有年輕女孩拋棄這樣的汽車。

 

「派人調查運河公園到這裡沿途的提款機。幸運的話,也許可以找到星期五晚上的監視器影像,這麼一來我們就知道她當天是否真如凱文所說的,曾經開車回家。」

 

「已經調查過了。」瑪姬說。她挑起眉毛,像是在問:你以為我是傻瓜嗎?

 

史崔德露出微笑。瑪姬是他合作過最聰明的警察。「葛蘭是她的繼父吧?她的親生父親--湯米--在哪裡?」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湯米已經死了。」

 

「還有其他人失蹤嗎?像是她的男朋友?」

 

「沒有聽說。她如果真的離家出走,有可能是自己離開,要不然就是有外地人幫她。」

 

「離家出走必須要有交通工具才行。」

 

「我們已經派人調查飛機場和公車站。」

 

「鄰居有沒有看到什麼?」

 

「沒什麼太重要的線索,目前還在繼續偵詢。」

 

「她有沒有被捲入過犯罪案件?」史崔德問:「像是跟蹤或強暴之類的?」

 

「古柏搜查過電腦資料。」瑪姬說道:「沒有蕾雪兒的記錄。追溯到更早之前,她的母親艾蜜莉和她的前夫曾發生過幾次衝突。」

 

「什麼樣的衝突?」

 

「蕾雪兒的父親常常醉酒鬧事,有一次家暴的記錄,但沒有正式提起訴訟。他會打太太,但是沒打過女兒。」

 

史崔德皺了眉頭。「妳知道蕾雪兒和凱莉彼此認識嗎?」

 

「去年的調查過程中沒有出現蕾雪兒的名字。」瑪姬回答:「不過我們會進一步調查。」

 

史崔德默默地點點頭。他再度將自己設想為蕾雪兒,重建星期五晚上的情景,追蹤當晚發生的事情經過。他假設蕾雪兒星期五曾回到家--她是開車回家的,而她的車子被留在家裡……然後呢?她是否進了屋子?是否有人埋伏在這裡等她?她是否再度出門?當晚下著冰冷的雨,她如果要外出不可能不開車--除非有人開車載她。

 

「該去和史東納夫婦談談了。」史崔德說完停了一下。他已經習慣仰賴瑪姬的直覺。

 

「瑪姬,妳覺得呢?蕾雪兒是離家出走,還是遇到更糟的情況?」

 

瑪姬毫不猶豫地回答:「她的車停在屋外,看來應該是碰到更糟的情況了--和凱莉一樣。」

 

史崔德嘆了一口氣。「的確。」

(待續)

spp7nov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