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要結束了

緊接著,2012年即將到來

小柚子的新年新希望就是

不管2011有什麼遺憾,2012都要當作是末日來度過

看更多的書,認識更多朋友,珍惜身邊的親朋好友

怎麼說著,有點感傷了(吸鼻子)

這一年,小柚子接手尖端小說的宣傳工作
很感謝每一位朋友對我們舉辦的活動相當熱情地參與~
因此我們在這個歲末年初的好日子~
要來舉辦好玩又好康的活動啦~

2011聖誕獻禮、2012新年快樂之愛書的好孩子猜謎活動 開跑囉!

單車上的夏天_剪影書籤(1).jpg 美麗魔物_立體書.jpg推理立體書.jpg《兩個威爾》中文書封.jpg預言的姊妹_外封.jpg 《配對》 還有機會說再見_小封.jpg      上流女孩俱樂部_cover.jpg  

※活動辦法更新請詳讀:
以下燈謎(並不是)出自美麗魔物》《預言的姊妹》《上流女孩俱樂部》《配對》《兩個威爾》《推理要在晚餐後單車上的夏天還有機會說再見中的片段,請大家來猜一猜是哪一本書,然後將答案回覆至尖端活動信箱即可,為了公平起見,每個人每天限定回答1題,若有讀者搶先回答正確答案該燈謎立即被射下,該燈謎的贈書就結束了,每個燈謎會送出一本書,第一個猜中的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書籍(限本活動8本書),每天會固定清掃已失效問題(逢六日休息XD),這場活動每個人每個地址只能獲得一本書作為獎品,回答問題以及挑選獎品的先後依照收到信件的先後順序,並且在信件上回覆你的正確資料,本活動持續至2012/1/1,有提前結束的可能

※星期六日由於編輯無法收信,因此六日之猜謎者不算喔※

請依照範例寄信最準確:(不符合者視同放棄)
信件主旨: 2011聖誕獻禮、2012新年快樂之愛書的好孩子猜謎活動
O月X日 =>請填寫當日日期
我要猜第X題。 =>請填寫題目數字
答案是《XXXX》  =>請填寫書籍名稱
想要的書籍=> 請填寫書籍名稱
真實姓名、郵遞區號、寄件地址 =>請填寫正確的寄件資料 

猜猜看以下句子,是出自於尖端出版的哪一本書呢~

1. 已經由張X玲射下《美麗魔物》
十六個月亮,十六年歲月。十六年最深刻的恐懼。
十六次你夢見我的淚水。墜落,墜落這些年的穿越——

2. 已經由野田妹射下《還有機會說再見》
但是,在我死之前,我想的不是勞勃或其他男生。也不是我跟姊妹淘做過的那些無法無天的趣事。我想的甚至不是我的家人,或者晨光是如何將臥室的牆壁轉為乳黃色,或我窗外的杜鵑花在七月聞起來的香味──那是一種混合蜂蜜跟肉桂的氣息。

我想的,居然是薇琪‧哈蕾娜。

3. 已經由石X惠射下《預言的姊妹》
「一開頭是,『人類撐過了烈火與和諧,直到守望者的降臨,他們把人類中的女性當成了妻子與愛人,引發了天譴。』」
我搖搖頭。「這是一個寓言故事嗎?」
他停頓了一下。「我想是的,但不是我們聽過的。」
我翻開下一頁,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些什麼,因為上面根本什麼都沒有。
「這是故事的序章,」在我發問之前,他繼續說下去,
「接下來說,『兩個姊妹,來自同一個搖盪的海洋,一個是守護者,一個是守門者。一個是和平的守護者,另一個則為了魔法出賣靈魂。』」

4. 已經由林X賢射下《配對》
我把禮物拿給他。他跟我道謝,隨即把信看完。
「真是美麗的言語。」爺爺說。「很細膩的感情。」
我應該覺得高興,但我感覺他似乎還沒說完。
「但沒有一個字出於妳自己,卡希雅。」爺爺溫柔的說。
淚水刺痛我的雙眼,我低頭看自己的雙手;幾乎跟社會國的每個人一樣,我的雙手不會寫字,只會借用別人的言語,那些令爺爺失望的詞句。
我真希望自己也像布蘭一樣帶顆石頭過來,或是什麼也不帶。
就算兩手空空過來,也好過讓爺爺失望。
「妳有自己的詞句,卡希雅。」爺爺說:「我聽過一些,非常優美。而且,妳時常來探望我,這已經是給我最好的禮物。我還是很喜愛這封信,因為這是妳寫給我的。我不想讓妳感到難過,但我希望妳能相信妳自己的詞句。妳明白嗎?」

5. 已經由黃X雯射下《美麗魔物》
墜落。
我以自由落體的速度向下直墜,在空中瑟瑟發抖。
「伊森!」
她在叫我,光是她的聲音就讓我心跳加速。
「救我!」
她也在墜落,我伸長手想抓住她,卻只抓到空氣,我的雙腳踩空,兩手在泥濘中亂抓,我們的指尖短暫接觸了一下,接著就看到綠光消失在黑暗中。
她從我的指尖滑掉了,我感到失落無比。
但我還能聞到她身上的味道,那是檸檬和迷迭香。
可是我抓不住她。
感覺沒有她,我就活不下去了。

6.  已經由鄭X今射下《上流女孩俱樂部》
我們,上流女孩俱樂部,
列出以下規則與方針,以追求最大的快樂、躲避高潮迭起的戲劇生活:
一、不閱讀小報,不瀏覽名流八卦網站。可是如果不得不看的話,一看到自己爸媽的消息,就要努力將目光轉開。
二、所有朋友都是好朋友,但只有女孩俱樂部的姊妹知道妳的真實生活。姊妹不嫌多,請結交更多姊妹。
三、朋友永遠比男生重要,永遠。
四、對所有人都要友善,如果大家還是說妳自以為是,那就隨他們去說。
五、如果妳要討論自己爸媽的生活戲碼,只能和另一位姊妹說。(參照規則二)
六、絕對別向媒體透露爸媽的事。尤其是記者在妳家門口徘徊,朝妳鬼吼鬼叫逼妳鬆口的時候。

7. 已經由王X穎射下《推理要在晚餐後》
「請恕我失禮,大小姐──連這點程度的真相都想不通,大小姐您是白痴嗎?」
「…………」
數秒,抑或是數分鐘的沉默,填滿了當場的氣氛。
麗子自己朝空了的玻璃杯裡倒入紅酒。然後拿著玻璃杯站起身子,就這樣靜靜地往窗邊走去。從矗立在高地上的寶生家宅邸內,可以一眼將如同點點燭光一般的國立市夜景盡收眼底。這片景色無論什麼時候看,都一樣美麗,怎麼看也看不膩,讓人感到心情舒暢。好,沒問題,我很冷靜──麗子做了個小小的深呼吸之後,便重新面向影山,並慎重地開口說道:

「開除開除!我一定要開除你!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

8.  已經由黃X財射下《單車上的夏天》
「她什麼都不曾玩過。」伊利指著我,對他說道:「高中時沒有參加過派對,既沒有畢業舞會,沒有返校慶典,什麼社交生活都沒有過。」那個保鑣看看我,我試著表現得像個單純不擅社交的小女生。「所以我們只想,你知道的,進去一下彌補以前錯過的那些經歷,一次做一件事,這件事剛好在我們的名單上。」
「塔里荷在你們的名單上?」
「闖進夜總會在名單上,」伊利告訴他。「不是到裡面喝酒,也不是要待很久,只是進去一下而已。」
那個保鑣又看了我一下,說道:「五分鐘。」
「也許只要四分鐘就夠了。」伊利答道。

9. 已經由陳X余射下《預言的姊妹》
我終於拉起袖子,告訴自己,不管我是不是看著它,不管它是什麼,它都在那裡,我甚至必須緊閉雙脣,才能讓自己不要喊出聲來。我很驚訝它不是出現在我的手掌,但是它比早上看到時顏色更深了點。那個圓圈更清晰了,雖然我還是無從得知為什麼周圍的突起變得更厚,而且不均勻。
我與心中升起的一波波恐慌對抗著。看來我需要一些幫助,我必須做些什麼,跟某個人說出這一切,但這種事我可以跟誰說呢?過去我會去找艾莉絲,而現在我還可以信任誰呢?一個我能把這樣的祕密跟他說的人。即使如此我實在無法對我們之間日益加深的隔閡視而不見,這讓我對我妹妹開始有了戒心。
我告訴自己那個印記會消失的,實在沒必要告訴任何人這麼奇怪的事情,反正過幾天它就會消失不見了。直覺告訴我這是在自欺欺人,但我說服自己在這種日子我有權利相信這是真的。
就在我埋葬自己父親的這一天。

10. 已經由陳X如射下《推理要在晚餐後》
「請您設身處地想想看。假設大小姐在穿著長靴外出的途中,突然發現忘了把晾在陽台的衣物給收進來,於是您折返回自己家中。進入玄關之後,大小姐會怎麼做呢?」
「那還用說。當然是把影山你叫過來,命令你『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進來』啊。」
「啊──」影山一瞬間無言以對。「啊啊,是啊,如果是大小姐的話,的確是會這麼做沒錯。」影山不得不佩服地點了點頭,並用指尖撫摸著下巴。

11. 已經由陳X欣射下《兩個威爾》
當脈搏總算平緩下來之後,先前那個跟我一樣未成年的「法國風」朝聖者衝到我面前問:「你是誰?」
我站起來說:「呃……我是威爾‧葛雷森。」
「威、爾、葛、雷、森?」他以驚人的速度拼出這個字。
「對呀。你為什麼那麼問?」我問。
這孩子看了我一秒鐘,似乎以為我是在唬弄他,最後他終於說:「因為我也叫威爾‧葛雷森。」

12. 已經由楊X青射下《還有機會說再見》
「小心一點,拜託。」我低聲嘀咕。雖然並非出於本意,我還是抓緊座椅的兩側。
「安啦。」琳賽湊到我這一頭,輕拍我的膝蓋。「我不會讓我的好姊妹以處女的身分死亡。」
此時此刻,我巴不得把一切告訴琳賽跟愛樂蒂,問她們我--我們--究竟怎麼了,卻又不知該如何啟齒。
我們參加了一場根本還沒辦的轟趴,然後發生車禍。昨天我好像死了。今晚我應該會死。

13. 已經由林X香射下《上流女孩俱樂部》
有一段時間,狗仔很樂意拍莉琪的照片,那時她母親是性感的超級名模,而她是可人的小寶貝。莉琪小時候,攝影師心甘情願跟著她和母親上山下海:托兒所、公園、FAO史瓦茲玩具城,哪裡都行。
但之後莉琪長大了。莉琪從可人的小寶貝,變成了尷尬的青少年。凱莎則依舊是性感的超級名模。
「可能就像烏瑪‧舒曼以前的樣子,不過後來她就變美了。」哈德森說。
但是烏瑪‧舒曼可沒有大到好像要從眼眶裡突出來的綠褐色眼睛;她也沒有又長又彆扭的鼻子,假裝歪向左,可是其實偏向右;她也沒有又直又粗的眉毛,不但很平,還毛毛的,活像芝麻街裡的人物,再怎麼拔也沒用;烏瑪‧舒曼也絕對沒有像鋼絲球一般的亮紅捲髮,只要氣溫高於二十六度,馬上就膨成一團。
而且重點是,沒有人期待烏瑪‧舒曼長得漂亮。誰會指望佛學教授的女兒成為好萊塢演員呢?但身為凱莎‧桑莫斯的獨生女、那位冠有「上帝存在的活證據」美名的名模之女,就會被期盼至少要長得可愛。結果,事情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14.  已經由林x龍射下《兩個威爾》
「沒錯,一點道理都沒有,感覺像是扭曲的腦袋想出的歪理,而薛丁格就是想要證明這一點。他說,假設把一隻貓放入封閉的箱子裡,並將此箱子連接到一個含有輻射性物質的裝置。根據輻射物質放出的次原子粒子之位置,有可能會、也有可能不會觸動輻射偵測器,連帶啟動另一個裝有毒氣的裝置來殺死這隻貓。你聽得懂嗎?

15.  已經由林X春射下《預言的姊妹》
我用指尖沿著圓牌上設計的圓圈滑過,彷彿這樣會使我看到的圖案活過來。我的指尖陷入那個蝕刻的圓圈裡,我手腕上的圖案有點像是它的轉印。
而且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唯一不同的是圓牌中間有個字母「C」。我翻開自己的手腕,先看看手上那個冰冷的圓牌,再看看手腕上的印記。我好像看見了其他東西在上面,某個被那個圓牌所召喚出來的東西。我手腕印記的圓圈裡,本來模模糊糊的東西,現在似乎變得更清晰了。就在當下,它真的越來越清楚了,原先圓圈中那個不明的東西,現在我很確定,很快地,它將變成字母「C」,就像是圓牌上那個C。
現在我知道了。
我現在不是很確定,但我大概知道那個絨布緞帶是用來做什麼的,它應該屬於哪裡。當我把它環繞在我的手腕上,發現它是那麼地剛好的時候,我一點也不驚訝。還有當我把它緊緊綁好,黑色的緞帶就這麼服貼、平整地緊貼我的皮膚時,我也毫不訝異。而那個圓牌正好跟我手腕上的印記完全契合。我幾乎能感受到我手腕上的印記,就這樣深深陷入那個圓牌的圓圈中。一股顫慄的歸屬感在我心底蕩漾。
最讓我驚駭的是──我的身體正呼喚著那個圓牌。

16. 已經由賴X雲射下《上流女孩俱樂部》
「有一位身為超級名模的媽媽有趣嗎?」他一樣以相當激動的口吻問。「妳覺得她的衣服怎麼樣?」
莉琪想了一下,眼睛盯著麥克風。她知道她應該要說什麼。很有趣!很棒!她的衣服好美!
但這一切真的有趣嗎?和卡瑞娜與哈德森漫步西村街頭,那才叫有趣;穿她最喜歡的有撕痕設計的燈芯絨短褲,配上Old Navy夾腳拖,平躺在草地上,一邊喝著星冰樂,一邊看著風箏在天空中飛舞,那才叫有趣;寫自己的日記或坐在電腦前寫故事,悠遊在思緒中,那才叫有趣;躺在床上,撫摸她白色的愛貓席德‧維雪斯,那才叫有趣。
站在世上最美的女人旁邊,身體擠入尺寸太小的洋裝,穿著會讓腳起水泡的高跟鞋,臉上塗抹僵硬的笑容,這絕對不叫有趣;幾億臺相機不斷在面前晃上好幾分鐘,這也絕對不叫有趣。
被妝化得比場內一半女人還濃的男人突襲,又被逼問一堆問題,這絕對絕對不叫有趣。
「其實,我覺得超爛的。」她朝麥克風脫口而出。「而且我覺得她穿這樣有點淫蕩。」

17. 已經由姚X惠射下《美麗魔物》
蕾娜挪了一下身體姿勢,椅腳摩擦地板發出尖銳的聲音。我身體往前傾,把自己當成一面牆,希望能擋在蕾娜和愛蜜莉那票人之間,彷彿這樣就能擋住她們的毒舌似的。
你無能為力的。
什麼?我瞠目結舌,左看右看,沒有人和我說話。事實上根本沒有人在講話。我看著蕾娜,她依然埋在筆記本裡。
這下好了,看來夢到一個真實女孩、聽到想像的歌曲還不夠,現在我還多了幻聽啊!
蕾娜的事確實讓我很困擾,我覺得自己要負一些責任。
如果不是因為我,愛蜜莉和其他人或許不會那麼恨她才對。
你錯了,她們還是會的。
又來了,我又聽到某人在講話,那個聲音很小,小到我只能勉強聽見。感覺像是從我後腦勺發出的。

18.  已經由X媛射下《單車上的夏天》
我斜倚在一輛腳踏車的架子上,看著人們在單車道上穿梭來去。乍看之下,每個騎士都一樣,不過仔細觀察之後,我發現每個人騎車的速度都不同,有的小心翼翼地留在地面上,有的飛躍得很高,但還有人跳得更高。偶爾看台上會傳來陣陣掌聲,有時又傳來不滿的噓聲,否則就是異常的安靜,只聽得到輪胎壓過碎石子的聲音,偶而有單車飛躍到半空中時,現場便出現短暫的靜寂。

19. 已經由邱X珺射下《配對》
所謂的《精選詩集百首》就是社會國選擇保存的詩句。
以前,他們覺得我們的文化實在太過雜亂無章,因此決定建立一個委員會、選擇每個領域的「百大精選」:精選名曲百首、精選名畫百幅、精選故事百篇、精選詩集百首。沒有被選中的則被全數銷毀,永遠不復存在。這是為了大眾利益,社會國告訴過我們,而且每一個人都接受,因為這很合理。當我們有太多選擇的時候,怎麼可能細細欣賞每一件事物?

20.  已經由張X瑾射下《兩個威爾》
我最後一次哭泣,是因為看了「天堂狗歷險記」這部電影〈我應該從片名猜到這部片絕對不會是喜劇結尾〉。不過請容我替自己辯護,我當時才七歲而已。總之,在那之後我就沒有哭過,也無法理解哭泣有何意義。我相信除了親人死去之類的情況以外,只要遵守兩項規則,就可以完全避免哭泣:一,別太在意;二,閉上嘴巴。發生在我身上的每件不幸,都是因為沒有恪遵這兩項規則所致。

21. 已經由劉X如射下《推理要在晚餐後》
那是一副ARMANI的眼鏡──可是鏡片沒有度數,也就是所謂裝飾用的眼鏡。鏡框是銳利的黑色,有稜有角的邊框,帶出成熟女性的時髦氣質,至少店員是這樣慫恿麗子買下的,不過實際上真能展現出這樣的氣質嗎?麗子戰戰兢兢地戴上之後,便透過後照鏡窺視駕駛座的反應。
「──怎麼樣?影山。」
透過後照鏡,她看到管家露出了些許驚慌的表情,轎車一瞬間左右搖擺了起來。
「您怎麼了?大小姐。我記得您的視力是您唯一的長處啊?」
「這是裝飾用的眼鏡啦。我想在執勤中試著轉換一下心情。畢竟,刑警看起來帶有一點知性會比較好嘛……」
麗子之所以突然想戴眼鏡,是有原因的。老實說,最近有個不識趣的男人,當面叫她白痴。不過話說回來,這男人儘管開口沒有遮攔,但是推理能力非常強。光是聽過口頭描述,就能輕鬆破解麗子負責偵辦的難解案件。在那男人得意洋洋的鼻梁上,炫耀似地戴著一副銀框眼鏡。自從那天之後,她就不由得把眼鏡和知性聯想在一起了,姑且不提這個──「你剛才是不是說『我的視力是我唯一的長處』啊?」

22.  已經由蘇X翔射下《美麗魔物》
「燒了那些房子,讓南軍知道造反的代價。把房子全燒了!」
接下來北軍就燒了一間又一間的莊園。用的還是浸滿南方煤油的床單和窗簾。吉妮薇看著鄰居、朋友和親戚家一間間被火燄吞沒。情況如此慘重,許多親友也被大火吞噬了。他們就在小時候出生的屋子裡,活生生被大火燒死了。
所以她才要逃跑。跑進濃煙、火燄之中,跑進敵軍的虎口中。她必須搶在北軍之前先抵達綠屋。而且她的時間不多了。北軍行事講究條理順序,他們正沿著桑蒂河燒毀一間間的莊園。他們剛燒了黑井莊園,接下來就是白鴿莊園,緊接著就會是綠屋和雷氏莊園。薛曼將軍和他的軍隊在抵達蓋林鎮之前,就已經開始實施這種燒掠行動。他們將哥倫比亞鎮夷為焦土,然後繼續朝東走,沿路的村鎮無一倖免。當他們來到蓋林鎮外圍,南方邦聯的旗幟還在迎風飄揚,正好給他們燒村的第二個藉口。

23.  已經由于X涵射下《還有機會說再見》
或許你禁得起等待。或許對你來說來日方長。或許你有一千個明天、三千個明天或者一萬個明天,有這麼多的時間可以沉浸、可以在裡頭翻滾、可以任它如硬幣一般地溜過指尖。有這麼多的光陰讓你虛擲。但是對某些人來說,我們只有今天。而且事實是,這種事誰也說不準。

24.  已經由Marionette射下《預言的姊妹》
「嗯,是很奇怪。不是很多人能夠了解,巨石圈和蛇之間的關連,然而你若是循著它的線條追蹤下去,你會發現那其實就是一條蛇的形狀。一條圈成一個圓圈的蛇。」
桑妮雅和露易莎警戒的眼神,相信也正是我自己的寫照,因為一條圈成一個圓圈的蛇,正好非常類似環繞在圓牌上的蛇,還有我們身上的印記。
「但是,散布在英國各地的巨石圈,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跟預言又有什麼關係?」露易莎問。
我拿起放在桌上的翻譯筆記,大聲念出來。「『在神祕石蛇奧柏的影子裡,隨著索溫的第一口氣息,誕生了四個印記、四把鑰匙和火圈。』」我搖搖頭,看著韋根先生。「鑰匙,關於鑰匙將在巨石圈的附近顯出形象……那附近有市鎮聚集嗎?或許巨石圈附近有個小鎮,說不定鑰匙就藏在那裡,或者是在那裡被製造出來的?或許那個鎮還是以鐵匠聞名。」

25.  已經由魏X奇射下《配對》
攜帶藥盒是通往自我獨立的重要一步;弄丟盒子就等於承認自己還沒準備好負這個責任。小時候,父母幫我們攜帶藥盒;長大以後,我們就要自己接管、迎接一顆又一顆的藥片。十歲的時候,第一顆藍色。十三歲的時候,綠色—能幫我們恢復冷靜。
十六歲的時候,紅色:只有接到高層官員的命令,我們才能吞下的藥片。

26. 已經由沈X柔射下《配對》
古董是指從舊時代流傳下來的歷史文物。雖然社會國的每一位公民得以擁有一件古董,這種東西卻非常稀有,除非你的歷代祖先都小心翼翼的把東西傳承下去。
「我幾個小時前才拿到。」我告訴他。「這是爺爺給我的生日禮物,他母親給他的東西。」
「那東西叫什麼?」薩德問。
「小巧盒。」我很喜歡這個名字。這東西跟我一樣嬌小,我也喜歡說小巧盒這三個字的感覺,聽起來就像這東西啪一聲關上的聲響。
「上面的字母跟數字是什麼意思?」
「我不太清楚。」我撫摸刻在金色盒面的字母「AMC」還有「1940」的數字。「但是,你看。」我打開小巧盒,讓他看裡面是什麼模樣:一面用真正的玻璃製成的小鏡子,還有一個小凹槽。爺爺告訴過我,小凹槽是原本的主人用來放粉餅的。現在,我用這個盒子裝每個人都得攜帶的緊急藥片:一顆綠色、一顆藍色、一顆紅色。

27.  已經由徐煙射下《兩個威爾》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爸爸曾經告訴我:「威爾,你可以挑選〈pick〉自己的朋友,你也可以挖〈pick〉自己的鼻孔,但是,你無法替自己的朋友挖他們的鼻孔。」八歲的我深信這句話極有道理,但直到後來我才發現,就某些層面而言,這句話並不正確。

28. 已經由司徒X蒓射下《美麗魔物》
「在我們家族,當你年滿十六歲就會轉化。你的命運已經注定,也許是轉化成光明巫師,就像黛阿姨和萊絲一樣。或者就是轉化成黑暗巫師,像萊德莉一樣。黑暗或光明,非黑即白,我們家族是沒有灰色地帶的。我們無法選擇,而且一旦轉化以後,我們就無法改變這個事實了。」
「什麼叫做妳無法選擇?」
「我們不像凡人或其他巫師家族,我們無法自行決定要選擇光明還是黑暗,要行善或行惡,我們家族是沒有自由意志的。一切都在我們十六歲生日就注定了。」
我試著理解她所說的,但這實在太瘋狂了。我和艾瑪生活很久了,也知道魔法有黑白兩道,但是很難相信蕾娜無法自行選擇所屬的派別。
選擇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她繼續說下去。「所以我們不能和爸媽住在一起。」

29. 已經黃X醇射下《配對》
官員點頭,稍微跟我靠的更近,雖然旁邊根本沒有別人可能聽到我們的對話。街燈的灼熱光芒傾瀉而下,我微微挪動身子。「這是機密資料,但是凱伊・馬克漢永遠不可能成為妳的配偶,他永遠不會成為任何人的配偶。」
「看來,他選擇成為單身人士?」我不太確定為什麼這種資料也算機密。學校很多人都選擇單身,就連官方配對資料都有描述這種身分:請小心斟酌自己是否適合配對。記住,在社會國之中,單身人士同等重要。如您所知,社會國的現任領導人就是單身人士。無論選擇接受配對或選擇單身,每一位公民都得以體驗充實而且滿足的人生。然而,只有選擇接受配對的公民才被允許生育。
她又靠了過來。「不,他不是單身人士。凱伊・馬克漢是『差異分子』。」
凱伊・馬克漢是差異分子?差異分子就生活在我們當中,他們不像那種必須被社會國隔離的「反常分子」一樣危險。雖然差異分子通常是因為違法行為而得到這種身分,但他們仍受到保護,而且其身分不會被一般民眾知道,除了「社會分級部門」或其他相關領域的官員。我沒吐出心中的疑問,但是她知道我在想什麼。「很不幸的,的確如此。他並沒有做出任何違法行為,而是他的父親犯了法。但社會國不能對這項事實視而不見,即使他們允許馬克漢一家領養凱伊,他也必須維持『差異分子』的身分。而且,也因為如此,他沒有資格被選入配對資料庫。」

30. 已經由王X儀射下《單車上的夏天》
海蒂剛生了小孩。他們幫她取名為笛絲貝。」我說。
母親嗤之以鼻。「哼,拜託。莎士比亞作品中有那麼多名字不選,妳父親偏要選這個名字?可憐的孩子,我看她一輩子都得跟別人解釋這個名字的由來了。」她說。
其實母親沒什麼資格說這種話,畢竟她自己也讓父親決定我跟哥哥的名字:荷里斯是父親非常景仰的一位教授,而奧登則是他最喜歡的英國詩人。小時候,我有時會希望我的名字是艾絲莉或凱瑟琳,但願那樣會讓我的生活更單純一點,可是母親常跟我說,我的名字就像某種試金石。她說,奧登不像佛洛斯特或是惠特曼,他的詩比較晦澀難懂,如果別人知道奧登這個詩人的話,那我至少能知道他們的知識水平與我相仿,是值得我交往的朋友。

31. 已經由王X慈射下《預言的姊妹》
第一幅畫是一條蛇,咬著自己的尾巴,下面寫著「世界之蛇」。
下一幅畫的標題是「失落的靈魂」,惡魔的大軍,騎著白馬,高高舉著沾滿鮮血的劍。這幅畫嚇壞我了,但還不及下一張可怕:一條蛇彎成一個圓圈,咬住自己的尾巴,中間還有一個字母「C」。
我從一疊紙片中,拉出一張紙。我一次只能看到一小幅畫,從其他那些如羽毛般輕盈的畫中湧現出來。當我看完全部的畫時,我只能呆坐在那裡,心臟在胸口狂跳著。
上面畫的絕對就是那個圓牌,跟我手腕上的印記一樣的圖。金色的圓牌就在中間,環繞著緞帶。看到畫上那躍然紙上精雕細琢的圓牌,從我心中湧現的卻不是想像中的恐懼,反而是渴望,這樣的情緒反而更加令人驚懼。
然而讓我渾身發毛的是,那幅畫下方的文字。
混沌的圓牌,真正守門者的印記。


, , , , , ,

spp7nov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禮拜六日不能猜,那今天晚上0點以前都可以嗎?
    謝謝!
  • 可以唷!但是由於小編離開公司後就無法收信,因此今日的會在星期一公布,一切以信件時間為準

    spp7novels 於 2011/12/23 17:10 回覆

  • Rina Huang
  • 活動信箱的E-MAIL是多少啊?
  • 您好,不好意思,小編下班後無法回覆,活動信箱為spp-7novels@mail2.spp.com.tw,以後會注意另外公布信箱,不直接連結出去了,謝謝。

    spp7novels 於 2011/12/26 10:06 回覆

  • 阿!
  • 不好意思

    我在六日寄了...

    可是學生機會就會減少的耶!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