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看完《別相信任何人》之後
小柚子對於環繞於生活的祕密小說就開始特別有興趣了
尤其是兇手不是什麼傑森
卻是你爹你娘你兄你妹之類的~ 

今天要來介紹的書就是這個類型!
它有很美的書名以及封面

玫瑰花叢立體書.jpg
   讓我們來剖析一下這本書吧(推眼鏡)

「美麗、詭譎、精采萬分!我熬夜看到凌晨五點,想知道祕密是什麼,太讓人震驚了!」──《紐約時報》暢銷作者南茜.荷德

女孩破裂的薄紗裙襬和花叢枝椏纏在一起,清晨的微風吹過來,好像許多飄揚的小旗幟。她的左手壓在身體底下,右手朝上舉高,食指戴了一枚友誼戒,彷彿伸手要去摘那朵唯一的深紅色玫瑰──那是這張近似黑白的照片中,最醒目的色彩焦點。
女孩的臉蛋很可愛,不過被一頭披散的黑髮遮住了大半。她的身體布滿憤怒的割傷,頭上的傷口汩汩流出鮮血,形成一條暗紅色的小河。她的嘴脣微啟,彷彿想說什麼……

逃跑、躲藏、死亡──對珍來說,這個夜晚漫無止境!

女孩甦醒過來,她完全不記得自己為何在那裡,或者為什麼會導致這種情況。她渾身疼痛,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是誰想要殺我?
醒來後的珍,身邊環繞著許多朋友與關心的家人,但所有人都告訴珍:別再懷疑、別再害怕、別管記憶空白的部分,這只是意外。妳知道自己的生活完好無缺,只要承認是在胡思亂想,一切就會沒事了。
但是珍知道,凶手還躲在暗處,她仍然有危險。
珍必須在凶手再次行動前找出犯人,否則下一次恐怕沒那麼好運,然而當她嘗試追尋失去的記憶,卻發現她身邊的每個人都有嫌疑。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真相就像一朵玫瑰:美麗,但小心花刺。

沒錯!真相只有一個(伸出食指)
兇手往往都是最不可能的人!?
查一下誰的名字英文字母還是先調查一下誰最近有死去的戀人剛好跟死者有關係

大錯特錯!這一部可不是金O一或是柯X的作品~
珍必須面對的不是殺人魔或者是背後藏有深仇血恨的大型案件
卻是身邊嘻笑圍繞的好朋友中的確有人想要致她於死地

珍失去了那一晚的記憶,她唯一可以拯救自己的方法就是恢復她的回憶找出兇手
然而每一個片段卻讓她身邊的每一個朋友都變成了可疑人物!
她可以相信誰?又應該相信誰?

被譽為青少年版的《別相信任何人》
和小柚子一起來尋找出真正的兇手吧! 

片段內容搶先試讀

 

那張照片的畫面很驚人,卻異常美麗。

 

當時就快天亮了,四周一片灰濛濛的,萬物籠罩在灰藍色的微光中。街燈已經熄滅,整條街猶如一條灰色緞帶,從畫面左上方蜿蜒到右下方,消失在漆黑的盡頭。街道背景是一排朦朧的大房子,屋子因為雨水留下一條條的黑色水漬。前景是一片藍灰色草地,右側有一處美麗茂密的花叢,看起來好像童話故事的場景,是巫婆施咒變成的化身,花叢的枝椏就像骨瘦嶙峋的手指伸向天空,花叢中央躺著一個女孩。

 

女孩破裂的薄紗裙襬和花叢枝椏纏在一起,清晨的微風吹過來,好像許多飄揚的小旗幟。前方草地放了幾個陶瓷擺飾,有兔子、鴨媽媽帶著五隻小鴨,還有一隻吹長笛的松鼠,牠們靜靜站著,好像在看顧女孩似的。女孩的一隻腿屈了起來,另一隻腿直接跨出花叢,腳上掛著一只晃動的厚底鬆糕鞋。她的樣子就像剛逃出舞會的灰姑娘那麼狼狽。她的左手壓在身體底下,右手朝上舉高,食指戴了一枚友誼戒,彷彿伸手要去摘那朵唯一的深紅色玫瑰──那是這張近似黑白的照片中,最醒目的色彩焦點。女孩的臉蛋很可愛,不過被一頭披散的黑髮遮住了大半。她的身體布滿憤怒的割傷,頭上的傷口汨汨流出鮮血,形成一條暗紅色的小河。她的嘴脣微啟,彷彿想說什麼。

 

然後你看到她的眼睛,馬上知道不是這麼回事。她的雙眼睜得好大,瞳孔完全擴張,她根本什麼也看不見。

 

這畫面真像我拍攝的「死亡公主」系列照片,只有兩個關鍵的地方不一樣。

 

第一,這張照片中的女孩應該是死了。第二,照片不是我拍的。

 

我在照片裡面,照片中的女孩就是我。

 

這張照片是警察拍的。朵爾太太打一一九報警,表示他們家靠信鴿街的前院有具屍體,警方不到三分鐘就趕到了。他們花了五分鐘穩定我的呼吸,然後又花了三十二分鐘剪開玫瑰花叢把我救出來。

 

等我甦醒過來,完全不記得自己為何在那裡,或者為什麼會導致這種情況。我只記得渾身疼痛,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我絕不能放棄。

 

但許多片段漸漸回到我的腦海。加護病房是一個適合思考的好地方──或許是最糟的地方,就看你思考的是什麼事。我盯著手中的照片,試著把照片中的自己當成一件物品,當成另一個線索。過去這三天以來,我把越來越多的記憶碎片湊在一起,但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喜歡這幅逐漸浮現的畫面。

 

「嗨,小公主。」門口傳來愉快的聲音。

 

我抬頭一看,一個穿護士服的陌生男子走進來,我真想念蘿瑞塔。

 

蘿瑞塔是加護病房的護士,我已經習慣看到她了。況且我在醫院初次睜開眼睛時,她就是當時的值班護士,雖然我只在加護病房待了三天,感覺我們兩個已經很熟了。在加護病房感覺時間特別漫長,所以能建立不太一樣的情誼。

 

「哦!那是加護病房時間。」蘿瑞塔向我解釋。

 

「加護病房時間?」

 

「就像人們常說的,我們的一年相當於狗的七年;在加護病房待上一分鐘,感覺就像一小時那樣漫長。這裡的時間要不是感覺像龜爬,就是像光速一樣快,可是我告訴妳,甜心,妳寧可時間像龜速一樣難熬,也別像光速一樣快轉,那通常不是什麼好現象。」

 

新來的護士說話了。「我是魯本,從這個房間的樣子看來,妳就是那個人見人愛的小公主嘍?」

 

魯本。我複述一次,默默在心中搜尋這個名字。蘿瑞塔最愛閒聊醫院的八卦,但我不記得她提過這個人。

 

他伸指數了數放在窗臺的花束,數到兩打紅玫瑰時不禁停下來:「這傢伙肯定花了不少錢,真希望我有這麼慷慨的男朋友。」

 

「那不是男朋友送的。」我告訴他。

 

「唉呀!那妳肯定很受歡迎。那這傢伙呢?」他拿起一隻泰迪熊玩偶,玩偶身上穿著一件緊身T恤,上面寫著「熊熊好起來!」,魯本說:「我不確定這是朋友還是敵人送的。」

 

「我也不確定。」

 

魯本繼續檢視其他的探病禮物,這些禮物幾乎堆滿整個病房。我一直在想魯本說的有多麼貼切,對於他接下來問題的就不怎麼留意。他提到一張印著小狗玩樂器的卡片,卡片的署名是大衛。還有一束汽球是妮琪送的,卡片上面寫著「加油!」。

 

此刻魯本站在一個紮成心型的玫瑰花圈前面。花圈旁邊放了一個擺飾和一個陶瓷娃娃。「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妳的祕密仰慕者』。」魯本大聲念出其中一張卡片。「這些?」他指著心型花圈,我點點頭。「讓我看看──妳有一個男朋友,一個不是男朋友的朋友,還有一個祕密仰慕者。」他對著我大搖其頭。「姑娘,難怪有人想撞倒妳。」

 

他說得沒錯。我收到許多禮物,顯然我擁有超高的人氣。但這些寫著「我們想妳!」、「早日康復」的問候絕大多數都是謊言──就因為我的人氣太高了。

 

這真是諷刺,不是嗎?我學到慘痛的教訓。在電影中每個人都喜愛公主,但現實生活可不是。高人氣並非有利有弊的事,它就像一把單刃劍,不是用來殺人就是被殺。社交金字塔頂端的空間有限,一旦你爬上巔峰,接下來只有一條路可走,想把你推下去的人可不少。

 

我現在知道是誰想殺我了,只是我不願意相信。我在心中不斷搜尋其他的可能性,希望有不同的解釋,因為真相實在太可怕了。眼前每一條線索都在告訴我事情是怎麼回事,但我一直希望自己什麼也看不見。這就好像拿起相機要對焦拍照,剛開始畫面很模糊,對焦後就變得清晰無比。只是這一次我並不想看到這麼清晰的畫面。

 

「我馬上就回來,小公主。」魯本說。

 

我是可以請他不要離開,但這無法改變任何事。這個凶手可以在任何地方對付我。

 

我再度注視自己躺在玫瑰花叢的照片。一切很清楚了,只有一個人會做出這種事,所有的線索都指向這個人。那杯飲料、用力甩門、那個吻、那輛車、那枚戒指。

 

還有那雙眼睛。


spp7nov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