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夜魔境》第一章

舞夜小封  

再過一小時,愛榭莉亞人生中第一場舞會就要開始了。她踩著華爾滋舞步,在舞廳裡來來回回地練習。今天晚上由她負責和國王跳開場舞,但是國王跳起舞來跟木頭人差不多,這讓她憂心忡忡。
愛榭莉亞心想,沒關係,舞蹈再怎麼說都是我最得意的看家本領,只要多加些花俏的舞步和華麗的旋轉,應該就能將國王的笨拙掩飾過去。今年因為皇后病重無法主持舞會,才輪到公主愛榭莉亞代勞。她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辦場完美的舞會!
今年的舞會可不能再像去年那樣,讓聖誕節在一片混亂中收場。愛榭莉亞和十位妹妹去年因為年紀不到,無法參加一年一度的皇家舞會,但她們還是披掛著所有能找到的毛毯、斗篷、披肩……等,躲在舞廳的窗戶外頭湊熱鬧。愛榭莉亞到現在都還記得那一晚的冰冷空氣和扎人的玫瑰花叢,女孩們擠成一團取暖的畫面也還歷歷在目。在她的記憶中,舞廳裡金色的光輝灑落在結冰的窗臺上,一群小女孩將臉頰貼上玻璃窗,讚嘆著大人們的舞姿──尤其是皇后的舞姿,簡直就是天使下凡。
後來她們像一窩小老鼠一樣,互相依偎著在玫瑰花叢中睡著了。公主們失蹤的消息傳出後,皇后立刻中止舞會,動員包括樂手在內的所有人搜索皇宮。第一個發現女孩們的是總理大臣費爾威勒。愛榭莉亞被低溫凍醒時,一抬眼就瞧見費爾威勒皺著眉頭,提燈照向她們。
這位總理大臣後來挨了好幾記雪球攻擊。
女孩們因為這場「舞會扔雪球大冒險」被罰兩個星期不能上舞蹈課,但她們一致同意,偷看到舞會讓一切都值得了。話說回來,現在的愛榭莉亞只希望今年的聖誕舞會能圓滿收場。她蜷起舞鞋內的腳趾,手指不安分地敲打舞廳內的點心桌,一下子調整碗盤位置,一下子指揮那些端著一盤盤檸檬蛋糕和肉桂糖穿梭來去的僕役們。
帕丁先生來找愛榭莉亞的時候,高聳的圓拱窗外開始飄雪,樂手們陸續抵達,聚在舞廳一角調著提琴的音準。愛榭莉亞跪在大理石地板上,撿拾著散落一地的針形松葉,身影埋在膨起的襯裙和絲綢布料堆中。帕丁先生是皇宮的管家,也是皇家的御用馬伕、御用擦鞋匠等等──簡單來說就是「御用打雜工」。他艱難地蹲下身想要幫愛榭莉亞的忙。
「沒關係,帕丁先生!」愛榭莉亞說。「沒問題,我來就好!」
「殿下不用客氣。」帕丁先生邊說邊用指節粗大的雙手幫忙撿著松針:「我是來傳話的,皇后想見您。」
愛榭莉亞停下動作,掌中的松針刺著她的手心。
「真的?」她問。「父王沒意見?」
「陛下當然很不情願,」帕丁先生一邊幫忙,一邊解釋。「但是皇后想做的事,陛下不會阻止。」
愛榭莉亞會這麼問是因為皇后正在養病。打倒皇后的並不是突如其來的急症,而是長期的病痛;皇后的病症來得緩慢,卻拖了好幾年,每分每秒都消耗著她的生命力。情況好的時候,她還能和愛榭莉亞姊妹們在花園中喝茶,或者教她們跳舞;但是大多數時候,她的眼中都寫著病痛。最近皇后的健康更是每況愈下,但她嘴上卻總說感覺好多了,也總是對所有人綻放燦爛的笑容。這不禁讓愛榭莉亞心想:要是哪一天母后不溫柔了,她就不是母后了!
皇后的預產期就在最近,國王不准愛榭莉亞姊妹們打擾她,一天最多只安排幾分鐘的會面時間。現在愛榭莉亞急急奔過兩層樓,開心地來到皇后寢室。雖然國王下了禁止令,皇后房裡還是到處都留下了妹妹們來過的痕跡:梳妝臺上的塗鴉道歉信、花瓶裡插著的乾燥玫瑰和銀柳等等。房間裡滿溢著花香,暖爐裡燒著柴火,溫暖的火光照耀在雕花家具上。
皇后倚著沙發椅的椅背,一隻手擱在腹部,波浪狀的紅髮一如往常地披散而下,身上套著她最愛的藍色洋裝。洋裝雖然有縫補的痕跡,但是非常乾淨。
愛榭莉亞發現皇后睡著了,臉上的笑容不禁褪去。
她擺弄著梳妝臺上的道歉信,暗自希望自己移動時裙襬的沙沙聲能吵醒皇后,但她馬上又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罪惡,畢竟皇后這陣子也只有在入睡時才能獲得一點平靜。沙發椅旁邊的桌子上,一組老舊的魔法茶具喀啦喀啦地微微作響,自顧自地倒了一杯茶。
愛榭莉亞對這組褪色的銀製茶具可沒什麼好感。七百年前,愛賽思王國沒有街燈,也沒有鋪好的道路,卻有一座被施了魔法的皇宮。當時的國王「愛賽思大帝」對魔法著了魔,被他施過魔法的窗簾會纏住僕人的脖子不放,燭燈會在有人路過時突然亮起,鏡子裡則囚禁了倒楣的皇宮訪客。據說那些被關進鏡子裡的人再也沒有出來過。後來愛榭莉亞九代以前的曾祖父推翻了愛賽思大帝,開始了哈樂德及其家族的統治。不過在那之後,依舊有許多魔法殘存在皇宮中,愛榭莉亞眼前的老舊茶具就是其中之一。茶具中有一只夾糖塊的小鑷子,會在女孩們想要多吃幾塊糖的時候夾她們的手指,因此被女孩們戲稱為「糖牙牙」。愛榭莉亞私心覺得,這只糖牙牙就和愛賽思大帝一樣邪惡。
愛榭莉亞把茶杯壓回托盤上,低聲威脅:「要是敢吵醒母后,我發誓把你們熔了做餐巾環!」
沒想到這只茶杯竟蹦上沙發扶手,硬是擠了擠皇后的手。愛榭莉亞氣得一把攫住茶杯,將它壓回茶壺和表面凹凸不平的舊糖罐之間。就在這個時候,糖牙牙飛出糖罐,用力鉗了一下她的手指。
「噢!」愛榭莉亞大叫。「你這該死的──」
皇后動了動身體,睜開眼睛,擠出一抹微笑說:「喔,小傻蛋,別動氣,它們只是想幫忙。」
愛榭莉亞生氣地說:「它們這是在欺負您!」
她一抬眼就看見皇后眼中的病痛,不過她還是很高興皇后醒過來了。皇后的笑容有股堅毅,而且笑的時候臉上會浮現深深的酒渦,只要她一笑,整個房間都會亮起來。「我待會把它們拿去廚房。母后現在感覺如何?」愛榭莉亞問。
「嗯,好多了。妹妹們呢?我也想見見她們。」
「不知道亂晃到哪裡去了。大概在花園吧,我猜。」愛榭莉亞一整天來來回回忙著各種準備工作,不知何時妹妹們就已經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外。她們甚至沒來圍觀她穿上禮服的過程,最後只有葛芮比太太和一位女僕在廚房幫她著裝、勒胸衣,而她只能不耐煩地用腳敲著木地板。
「是嗎?」皇后說:「也好,她們能在聖誕夜玩得愉快的話,我也開心。啊!看看妳,公主殿下!美得像幅畫!我就知道綠色最能襯托出妳的眼睛!」
愛榭莉亞瞄了一眼自己在茶具光滑表面上的倒影:紅色的卷髮圈起她的臉蛋,束緊的胸衣勒得她兩頰紅撲撲的;她還在肩膀到腰際之間斜披了一條銀色飾帶,整個人看上去莊重華麗,和平時判若兩人。
愛榭莉亞害羞地說:「大家都說我看起來很像您。」
「那是妳的福氣!做個屈膝禮給我看看。」
愛榭莉亞的腦袋還沒反應過來,雙腿就已經開始動作了。她屈膝行禮,身上的裙子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整個人的動作從腳指尖到手指尖一氣呵成,身影消失在蓬鬆的裙襬之間。
「很熟練了嘛!」皇后笑著說。「做得比我還要好了!起來、起來,做得很好!記得,女士們的披風暫放書房裡,男士們的帽子──」
「──放在入口大廳!我知道!」愛榭莉亞站起身來,用手撫平裙襬。
「很好!妳肯定要迷倒一堆男士們了!記得要和每位男士都跳支舞,然後找出妳最喜歡的那位!我們可不能讓議會全權決定妳要嫁給誰,對吧?」
愛榭莉亞的腳趾在舞鞋中蜷了起來。
每次想到要嫁人她就反胃。愛榭莉亞想像中的婚姻就像一支舞,只是這支舞得跳一輩子,而且舞伴還得由議會決定。對方可能是個溫柔體貼的舞伴,能從容地帶著她翩翩起舞,但也可能是個跳得歪七扭八的彆腳舞伴。更慘的話,還有可能遇上態度強硬的舞伴,只要稍微跟不上,就會遭到冷嘲熱諷。愛榭莉亞努力壓下心中的反感。
她對皇后說:「真希望您也能來參加舞會。」
「妳父王會參加的。」
「那還是不一樣。」愛榭莉亞俯身親了一下皇后,聞著她身上傳來的甜蜜氣息。那是一種混合了奶油蛋糕和嬰兒油的香氣。「我會想念您的。」
皇后伸出手放在愛榭莉亞肩上說:「愛榭莉亞,在妳離開之前還有件事。蹲下來。」
愛榭莉亞有點訝異地照做了,她蓬鬆的裙襬「噗!」一聲擠向地面。
皇后從一旁的抽屜中取出一條折成正方形的銀色手帕,手帕上繡著皇后的名字。銀色是皇族的代表色,銀線織成的手帕在柔和的燈光下閃閃發光。皇后握住愛榭莉亞的手,按在手帕上。
愛榭莉亞忍不住小聲驚呼,因為皇后的手冷得像冰。
皇后說:「我要說的是妹妹們的事。我生病之後,妳一直將她們照顧得很好,妳能發誓永遠守護她們嗎?」
「出了什麼事?」
「答應我。」
「當、當然!」愛榭莉亞回答。「妳知道我會的!」
話一出口,她隨即感到一陣冰冷的寒意竄過背脊,從她的體內一路流竄至手指尖和腳指尖,讓她全身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這股詭異的感受讓她倒抽了一口氣。
「母后──」
「這條手帕妳留著。」皇后說。「每個淑女都需要一條手帕,手帕現在是妳的了。」
愛榭莉亞將皇后冰冷的雙手握在自己手中,希望能傳遞些許溫暖。皇后輕笑,笑聲充滿疲倦但還是帶著歡欣,她傾身向前吻了吻愛榭莉亞的手。
皇后的雙唇因为緊貼愛榭莉亞的手指而泛白,鬆開後慢慢恢復了血色。
「祝妳好運。」皇后說。

愛榭莉亞衝進書房的時候,國王連頭都沒抬一下,依舊低頭看著手上的文件。愛榭莉亞幾秒鐘前才撩著厚重的絲綢裙子,兩階併一階地飛奔下樓,所以現在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
「愛榭莉亞小姐──」國王邊將筆浸入墨水瓶邊說:「我沒記錯的話,這個家有一定的規矩。」
「當然,陛下!我知道──」
「皇室家規第八章第一條,愛榭莉亞小姐?」
國王抬起頭。他皺起眉頭的時候,空氣彷彿凍結成冰。
愛榭莉亞握緊拳頭,強忍住頂嘴的衝動。兩年了!自從皇后生病之後,她接管皇宮內務已經兩年了,國王卻還是堅持她每次都必須敲門請示!她大踏步走出書房,大力甩上門,默數兩秒之後,俐落地敲了敲門。
國王的聲音從書房內傳出:「請進。」
愛榭莉亞咬著牙走了進去。
國王已經換上了舞會裝束,紅色和銀色搭配的軍裝相當正式。他的胸口有一排排列整齊的鈕扣和勳章,肩上到腰際之間也斜披著和愛榭莉亞一樣的銀色飾帶。國王整理著桌面的文件,愛榭莉亞瞄到許多文件上寫著「條約」、「軍團」、「衝突」等字眼。身為王國的總司令,國王幾週之後就得率領騎兵部隊前往鄰國支援戰事。愛榭莉亞試著不去想這件事。
她站到國王的書桌前。國王說:「像這樣守規矩不是好多了嗎?治理國家不能沒有規矩,管理一個家也不能沒有規矩,理當如此。」
「陛下。」愛榭莉亞說:「我是為了母后來的。」
國王聽到這句話,終於放下手中的文件。
「我認為有必要請約翰醫生來一趟。」愛榭莉亞說:「我知道醫生今天早上才來看過母后,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事情不對勁。」
愛榭莉亞腦中浮現皇后的雙脣,從蒼白開始慢慢、慢慢地染紅,她忍不住搓揉自己的雙手。國王站起身來。
「既然如此,我現在就親自去將約翰醫生接過來。」國王邊說邊取下掛在壁爐旁的帽子和大衣。「招待賓客的事就交給妳了,馬上就會有賓客開始抵達了。另外──」他皺起眉頭。「要妹妹們好好待在房間裡!她們發過誓不會亂跑,但是天知道又會發生什麼事。」
愛榭莉亞又驚又氣地說:「您要她們發誓待在房間裡?連布蘭寶也是?」
「特別是布蘭寶。」
「可是她們本來就可以偷看聖誕舞會的!那是傳統!就連母后也──」
「傳統不是藉口,愛榭莉亞小姐。去年發生了那場瘋狂鬧劇,我可不允許類似的事情再發生。」
愛榭莉亞噘起嘴。她自然也不希望今年的舞會落得去年的下場,但是將小公主們全部軟禁在房間裡實在不公平。
「就這樣,愛榭莉亞小姐。」國王說:「我已經派人送禮物到公主房裡去了,還買了幅拼圖讓她們拼,她們不會無聊的。」
國王轉身離去,愛榭莉亞在他身後追問。
「陛下您一個小時之內會回來嗎?我們得跳開場舞呢!」
國王一邊戴上硬挺的帽子,一邊說:「唉,愛榭莉亞,對妳來說只有跳舞才重要嗎?」
對我來說是啊,愛榭莉亞心想。但她知道現在不是坦承這點的好時機。
「您會及時趕回來嗎?」她不死心地追問。
國王敷衍地擺擺手:「妳說怎麼樣就是怎麼樣吧。」說完他就離開了。

國王來得及趕上舞會的開場舞嗎?
愛榭莉亞心中的不祥預感是否會成真?
這週六(10/25)將推出精采連載part 2,千萬不要錯過囉!
(等不及的話,也可以到以下通路購買這本擁有史上最美封面稱號的小說喔~)

博客來購物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1119

金石堂購物車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740833916&lid=search&actid=wise

尖端SPP購物車
http://www.spp.com.tw/spp2006/all/asp/search/bookfile.asp?bc=25036273

spp7nov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