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夜魔境》第三章(連載最終回)

《舞夜魔境》封面  

 

愛榭莉亞重重甩了費爾威勒一巴掌,力道之大,震得她掌心發疼。
她轉身衝出房間,穿過老舊的廚房後門,跑進一片雪白的花園中。她的手掌還因剛剛那一巴掌隱隱作痛,清晨冷冽的空氣刺著她的雙頰。
他怎麼敢!費爾威勒怎麼敢這樣胡說八道!他明知道母后病得不輕,居然還敢這樣亂說!她非找到父王不可。愛榭莉亞沿著花園中的小徑一路奔跑,越過籬笆和白雪覆蓋的灌木叢,穿過吱嘎作響的鐵柵門,跑進了皇宮外的草原,甚至跑進冰雪封凍的森林。她一路跌跌撞撞,跟隨馬蹄印子和雜亂的泥雪痕跡,企圖追上國王。父王會導正這一切,他會戳破這個謊言,打碎這荒謬的──
但是妳卻沒有膽子去母后的房間確認。愛榭莉亞腦中一個細小的聲音響起,蓋過她的憤怒和焦躁。妳不敢去確認……
愛榭莉亞大喊出聲:「陛下!」她絆倒在幾乎已被雜草掩埋的林中小徑上,冰冷的寒氣穿過她腳上磨破的舞鞋竄了上來。「國王陛下!」
回應她的是雪地森林中的一片寂靜。
林木高高聳立在她周圍,枝葉在清晨的光線下透著深藍色的光。愛榭莉亞大口喘著氣,冰冷的空氣刺痛她的喉嚨,讓她咳了起來。她的手套上沾滿汙泥,身上笨重的禮服也被光禿扎人的樹叢勾得亂七八糟。她將身體靠向一棵結凍的樹,全身無可抑制地顫抖。
母后的唇色是那麼樣的慘白……
「陛下──!」愛榭莉亞用盡力氣大喊。
體內最後一絲怒火已經燃盡了,她跪倒在地上啜泣了起來。她將臉埋入雙手,無法克制地哭出聲。她哭得那麼用力,甚至連呼吸都開始感到疼痛。每一次她想叫喊「母親」,聲音都哽在喉頭出不來。母親!無人可以取代的母親啊!
太陽漸漸升高,在樹影之間灑落金黃的光線。陽光在迷霧和雪地間若隱若現,閃閃發亮。愛榭莉亞慢慢從大哭中恢復理智,她從袖口掏出手帕,銀色的手帕在早晨的陽光下熠熠生輝。
那是母后交託給她的手帕。愛榭莉亞隱約記起自己離開母后房間後,隨手將手帕塞進袖口,還提醒自己這條手帕很珍貴,不能隨便拿來使用。現在,她看著手中的手帕,茫然失措。她忽然想起母后將手帕交給她時所說的話──
發誓永遠守護妹妹們……
妹妹們!她居然拋下她們,將她們單獨留在皇宮裡!
她們是否跟來了?她們還好嗎?愛榭莉亞在清冷的晨光中自責地閉上雙眼。還有母后肚子裡的寶寶呢?她不敢相信自己竟如此自私,就這樣莽撞地衝了出來!
守護好……
愛榭莉亞前一晚感受到的詭異寒意又竄上她的背脊。雖然和前一晚相比,這次的威力弱了許多,但是寒意還是湧上她的指尖和喉頭。不可思議的是,這股寒意竟奇妙地填滿了她內心的空洞。愛榭莉亞握緊銀色的手帕,掙扎著爬起身。
一小時之後,愛榭莉亞拖著凍僵的身體和滿身的汙泥回到皇宮。她在嬰兒房找到了公主們。嬰兒房是一間位在二樓的小房間,所有擺設都飾有純白的蕾絲花邊,還有各種華麗的裝飾。愛榭莉亞和正要離開的女僕擦身而過,踏進了房間,映入眼簾的是幾張搖椅、壞掉的娃娃屋和頹坐在地板上的女孩們。那是一幅令人心碎的景象:每個女孩都在胸前緊緊抱著一顆橘子,哭泣著。她們看上去不比愛榭莉亞好過到哪裡去。
十四歲的克蘿芙看著愛榭莉亞說:「妳看起來凍、凍僵了!」說完她立刻靠到愛榭莉亞身邊,用自己溫暖的手圍住愛榭莉亞因寒冷而僵硬的雙手。克蘿芙的眼睛哭得紅腫,金色的髮絲也糾結成一團,凌亂不堪。她和其他女孩身上都還穿著前一晚的衣服。
愛榭莉亞說:「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應該拋下大家的。」
這句話刺到了布蘭寶,她跳了起來,舉起手中的橘子扔向愛榭莉亞。橘子擊中愛榭莉亞的肩膀,彈到了地板上。
布蘭寶大喊:「沒錯!妳是不應該!」她搶過芙洛拉手上的橘子,再次扔向愛榭莉亞。愛榭莉亞沒有閃躲,橘子擊中她的頭,滾落到華麗的地毯上。
「妳怎麼可以拋下我們!」布蘭寶搶過可汀洛特的橘子又扔了出去,橘子再度砸中愛榭莉亞的肩頭。布蘭寶見狀哭了起來。
她說:「妳幹麼不躲開!」
愛榭莉亞快步走到布蘭寶身邊,將她摟入懷中。布蘭寶在她懷中啜泣起來,其他女孩也湧向愛榭莉亞身邊,幾個年紀較小的妹妹緊緊抓住她的裙襬。所有人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布蘭寶邊哭邊打嗝說:「妳全身都溼透了!」
水珠從愛榭莉亞的頭髮上滴落,她回答:「我知道。」
講話總是有點結巴的克蘿芙擠出一個大微笑說:「小、小愛,我們有、有個東西要給妳看!這裡!」克蘿芙每次說話都像是要用盡全身力氣一般。
嬰兒房中央擺著一張華麗的搖籃床,克蘿芙拉著愛榭莉亞來到床邊。搖籃鋪滿蕾絲花邊的毛毯裡,裹著一個縮成一團的嬌小身影。
愛榭莉亞是十二位公主中最大的,所以她看過很多次剛出生的小寶寶了,但是眼前的嬰兒比她從前看過的都還要嬌小,彷彿只要合掌就能將她包覆起來。從花俏的小小嬰兒帽看來,這次也是個女孩。愛榭莉亞脫下溼透的手套,伸手撫摸嬰兒緊握的手指。
愛榭莉亞對嬰兒說:「妳是第十二位公主,所以名字會是L開頭喔。」愛榭莉亞姊妹的名字都是照著英文字母的順序取的,因為國王喜歡一切有條不紊,甚至連廚房裡的果醬罐,都是依照字母順序排列。
克蘿芙說:「母后已、已經幫她取好名字了,她叫莉莉。」
「莉莉……」愛榭莉亞緩緩吐出嬰兒的名字。
「莉莉」是「百合花」的意思。皇后果然很擅長取名字,纖細、柔軟的小寶寶確實像極了雪地裡綻放的白百合。
克蘿芙接著說:「總、總理大臣說,母后將莉莉抱、抱到懷裡,然後才、才……」
她接不下去,哭了出來,所有人也跟著抽抽答答,整個房間頓時充滿啜泣聲和打嗝聲。愛榭莉亞感覺全身失去了平衡,就像跳舞時高高躍起後,卻不斷往下墜、往下墜,一直踩不到地。她的腸胃一陣翻攪,於是下意識地從袖口抽出手帕。一陣銀光閃過──
發誓永遠守護……
體內一陣刺麻直達指尖。
她深吸一口氣,然後將腳步擺好,腳指尖點地,劃了半圈停在身後,低身行了屈膝禮第四式。她知道跳舞能幫助她恢復平靜。她將潔絲敏和凱兒臉上溼糊一片的淚水抹去,還幫她們把鼻涕都擤乾淨。
她站到艾薇身邊說:「妳們知道我們忘了做什麼嗎?」
艾薇搖搖頭,一頭金色的波浪捲髮跟著左右搖晃。
「我們還沒向莉莉做自我介紹呢!」愛榭莉亞微笑著說:「今天是她加入這個大家庭的第一天,我們卻一直在哭,這樣太沒有禮貌了!」
布蘭寶做出下巴要掉下來的樣子說:「小愛,妳不是認真的吧?」
「來,跟著我做。」愛榭莉亞往前站了一步,伸出雙手。「把手牽起來,將右腳往後劃,做屈膝禮第二式。」
所有人都停在原地,沒有動作。
愛榭莉亞沒有放棄,她蹲低右膝,將左腳伸到身前,讓腳尖從汙泥斑斑的裙襬下探出,做出屈膝禮第五式。女孩們一開始的反應既驚訝又害怕,甚至帶點厭惡。不過等到愛榭莉亞完成整套動作之後,她們的表情慢慢緩和下來。
布蘭寶說:「妳剛剛在轉換重心的時候,身體太不穩了!」
愛榭莉亞向布蘭寶伸出一隻手說:「宮廷禮儀第一課:平衡!妳的平衡感無人能敵。」
布蘭寶緊緊抿住嘴脣,但還是搭上愛榭莉亞伸出的手。她柔軟地彎下身,長長的紅髮掃落地面,一隻手臂向搖籃的方向延展開來,完成行禮。
布蘭寶對著小嬰兒說:「現在想要退出已經來不及啦,小丫頭!」
「歡迎加入王室家族!」
愛榭莉亞轉向才五歲的艾薇,拉起她的手,一起行禮。艾薇在愛榭莉亞的帶領下蹲下身,向莉莉行了個禮。潔絲敏牽起愛榭莉亞的另一隻手,也和她們一起行禮。其他的女孩們帶著哭紅的雙眼,全部牽起了手,所有人動作一致地做出優美的舞蹈動作,像是一波海浪向前拂去。愛榭莉亞感覺到一股暖意湧了上來,溫暖了臉龐。公主們肩併著肩,裙襬相互摩擦著,一齊向後踏了一步,再一齊向前,腳尖點地,俯身行禮,訓練有素地完成高雅的動作。
完成之後,她們抬起頭,放下牽著的雙手,靦腆地望向彼此,彷彿不明白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是……一種魔法,只不過這種魔法和讓茶壺動起來的魔法不同。去年冬天,愛榭莉亞頭一次明白了議會在她未來婚姻中將扮演的角色。那一天,皇后擦乾愛榭莉亞臉上的眼淚,幫她梳理長髮,將她領至舞廳,教她跳「跳躍馬厝卡」。
愛榭莉亞學會了那令人頭暈的艱深舞步之後,皇后對她說:「妳感覺到了嗎?在身體裡閃耀著的溫暖火焰?那是魔法,而且是最深刻的一種。雖然因為藏得太深,無人為其命名,但是一樣具有力量。」
現在,雖然公主們的眼睛依舊紅腫,卻都停止了哭泣。她們體內閃耀著的溫暖火焰止住了眼淚,甚至還讓她們露出微笑。
愛榭莉亞牽起芙洛拉細嫩的小手說:「來吧,芙洛拉!第二次行禮──」
樓下突然傳來一陣吵雜聲,打斷了她的話。大廳的門被用力甩開,僕人們匆匆的腳步聲傳了上來,國王的吼聲響起。女孩們的眼睛亮了起來。
芙洛拉:「是父王!」
「他回來了!」
「等一等。」愛榭莉亞將幾個年紀小的女孩們拉了回來,幫她們整理好儀容,然後用顫抖的雙手將莉莉包在毯子裡抱了起來,領著女孩們一齊下樓來到大廳。父王終於回來了。他會知道該怎麼做的,畢竟他可是愛榭莉亞見過的人當中,最沉著穩重的一位。而且,國王肯定還沒見過小公主莉莉呢!
在一樓通往二樓的階梯中間,有一處可以俯視入口大廳的平臺。愛榭莉亞和公主們從樓梯間向下望去,國王就站在樓梯底部,用低沉的聲調和帕丁先生說著話。帕丁先生不安地絞扭手上的帽子。
國王和她們一樣,身上還穿著昨天的服裝,一身汙泥和水漬,甚至有幾個獎章已經被扯掉了,一絲血跡從他的臉頰一路蔓延到悉心修剪過的鬍鬚底下。雖然如此,他還是站得直挺挺的,保持著以往的莊重和威嚴。
「……在書房。我還有事情要處理,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帕丁先生。」
「是,陛下。不過公主們,她們很希望能見見您──」
國王打斷他,大聲地說:「我受不了她們!」他的話迴盪在大廳中。「我受不了!帕丁先生,別讓她們接近我!」
愛榭莉亞快速地將視線從國王轉移到小公主們身上,剛才哭得一團糟的小公主們現在都瞪大了雙眼,克蘿芙甚至驚訝地用手捂住了嘴巴。
愛榭莉亞用力眨眨眼,逼自己回神。她咬緊雙脣,將裹著莉莉的毯子拉緊,然後快速走下樓梯來到入口大廳。
「呃……公主殿下,如果我是妳,就不會現在去打擾陛下。」帕丁先生說。但愛榭莉亞還是大步走過他身邊,來到書房門口。
愛榭莉亞敲了敲門,不等回應就直接拉開了門。國王站在書桌後方,俯身在上層抽屜翻找,然後拿出了一把鑰匙。
愛榭莉亞:「陛下!我們一直在等您回來!」
國王向門口走去,愛榭莉亞小跑步迎向他。
「您看!」她將毯子稍微拉低,露出嬌小、戴著嬰兒帽的小寶寶。但是國王並沒有停下腳步。
愛榭莉亞說:「母后為她取好名字了,她是莉莉。我們想或許您──」
國王大力抓住愛榭莉亞的肩膀,將她轉了個方向,粗魯地將她推到書房門口。愛榭莉亞掙扎著,但是甩不開國王鋼鐵般有力的掌握。
「陛下──您不──陛下──!」
愛榭莉亞轉過身時,只看見書房厚重的木門重重關上。她隱約聽到「卡嗒!」一聲,門從裡面鎖上了。
愛榭莉亞張開嘴巴,但是發不出聲音。她已經說不出話了。
從樓梯間向下望的公主們,和她一樣陷入沉默。
過了一會兒,布蘭寶說:「我猜,父王現在沒心情見我們。」

***

空間不大的公主房位於三樓,愛榭莉亞將房內哭鼻子、掉眼淚的小公主們全都趕上床,為她們梳頭髮,念故事給她們聽,直到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她確認好嬰兒房裡的莉莉也有女僕照顧之後,才溜進皇后的房間。愛賽思的傳統是由家裡的管家獨自負責頭一晚的守夜,看護死者,但是帕丁先生的啜泣聲傳遍了整座皇宮,所以愛榭莉亞決定陪他一起守夜。她來到皇后房間,為帕丁先生倒了一杯茶安撫他。
看著房內散落四處的聖誕裝飾和乾燥花,愛榭莉亞也哭了出來。她咬緊雙脣,強迫自己不要去看母后的遺體,咬到嘴脣都發麻了。可是最後她還是忍不住看了。她驚訝地發現,一身白衣躺在床上的母后,紅色的秀髮上擺滿花朵,看上去竟如此平靜。過去幾個月,愛榭莉亞見到母后的時候,她總是蹙著眉頭,眼神充滿痛苦。現在,她反而獲得了平靜。那組老舊的魔法茶具依舊放在桌子另一頭,但失去了以往的活力,不斷重摔在托盤上。
愛榭莉亞在雕花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拿起銀製茶壺,在手中把玩著。銀器冰涼的觸感滲透她的指尖,茶壺底部刻著新月形狀標記和一個「帝」字──那是愛賽思大帝的記號。
愛榭莉亞腦中浮現愛賽思大帝的樣子。她在整理北邊閣樓的時候看過一次他的畫像,畫中人是個滿臉坑坑疤疤、沒有頭髮的老頭子,兩顆黑漆漆的眼珠陰沉地瞪視畫布外的世界。光是想起他的畫像,就讓愛榭莉亞打了個寒顫。大帝在位時期的皇宮荊棘環繞,要是有活得不耐煩的人膽敢踏入一步,就會被愛賽思大帝抓走,施以恐怖的酷刑。愛榭莉亞聽過的故事,讓她連作夢都會嚇醒:據說愛賽思大帝會活生生將人撕裂,從手指頭開始,然後是耳朵、腳趾,像是在虐待蟲子一樣,一點一點地拔掉四肢,然後看對方能活多久。
更恐怖的是,就算人已經死了,愛賽思大帝還是能囚禁他們的靈魂。受虐致死的屍體被隨意棄置在皇宮內,隨處可見。到了晚上,城堡內的燈火從荊棘間隙透出來時,亡者的鬼魂便會再度出現,人形剪影在燭光下搖曳,在大廳內徘徊。
愛榭莉亞想到這些事就害怕。不過,有生以來第一次,她也為此感到慶幸。因為如果愛賽思大帝真的曾經囚禁靈魂,那表示人真的有靈魂。如果在人死後,心裡那股溫暖耀眼的火焰會繼續燃燒,那麼就表示皇后現在很好,已經不再受苦了。愛榭莉亞緊緊抓住心裡浮現的這一絲希望──為了證明靈魂存在,她願意相信任何事。

親愛的大家,《舞夜魔境》的連載到此告一段落囉!
閱讀的幸福,就在充滿魔力跟感情的文字能帶給我們如同旅行一樣的感動。
雖然母后離開了她們,父王顯得冷漠,十二位小公主們還有彼此的陪伴。
後續還有神秘的魔法、刺激的冒險經驗、甜美的浪漫情節、時而緊張時而溫暖的父女關係,
感興趣的讀者別忘了到以下通路看看囉!


博客來購物車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51119

金石堂購物車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740833916&lid=search&actid=wise

尖端SPP購物車
http://www.spp.com.tw/spp2006/all/asp/search/bookfile.asp?bc=25036273

 

spp7nov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